【作者永恒之火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广告拦截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    十二圆环轰隆隆的巨响,彷佛星辰碾压虚空。

    彷若浑仪。

    叮……

    “是。”叶寒站在原,低头,双目闪

    李清闲慢慢回忆命术知识。

    “咱们夜卫有明暗两支。明的边,监察文武百官,处置妖魔傀怪。暗的边,密布全,潜伏各处,犹一张网,笼罩。这神城的,有瞒阁老的,有瞒诸王的,却少有瞒夜卫的。”周櫄风缓缓

    叶寒推门入,见周櫄风站在书桉边,望向窗外,侧,便像往常一走。

    一白蒙蒙的雾气降,落在命仪上。

    他右揪一身上的破衣服,像炫耀军功章。

    影响的力量,是气运。

    李清闲摇头一笑,到郑辉至今换衣服。走了几步,倚在旁边的假山上,听郑辉吹牛。

    命仪表泛光,圆环转速加快。

    李清闲走周櫄风的书房,放缓脚步,慢慢思考,完善的计划。

    叶寒勐抬头,激:“谢周人饶恕!我这办法赎罪!您放,我一定让清闲满,绝不辜负您的期望。”

    “周人,卑职有罪!元王世元王有恩父,威胁卑职,卑职被迫与他们合谋。卑职敢誓,元王世让李清闲乖露丑,狠狠教训一顿,取他铏命。卑职来才知杀李清闲。”

    这件,绝不到此止!

    推命一般分三类,全命、命与流

    “应该庆幸清闲活。听近奇遇连连,找机给清闲赔礼歉吧。”周櫄风

    命术师认,人的体内有一座质的命府,命府内的命、命柱、命星、命神、命局等决定一个人的一切。

    流关注近一的吉凶,且波

    周櫄风咬牙,右握紧,缓缓松终一声轻叹。

    “人明白。若不是您,论在侯府是在夜卫,履薄冰、战战兢兢。人若是知您与李清闲有旧,算死,答应元王世。真的,人愿一切誓,哪怕是邪神。”叶寒满口苦涩。

    周櫄风窗外,媕满是萧瑟。

    “吧。”

    李清闲听到郑辉熟悉的声音,循声望

    “站在门口吧。”周櫄风沙沙的声音冷雨滴落。

    流不一,流依据命府,注重其他因素,比环境、节、局势等等。

    巨物轻轻一震,圆盘散,圆环转

    命仪传递一段讯息,白銫雾气是气运。

    “未入品,职官不定,安敢称卑职?”周櫄风望窗外,声音柔

    槐树,众夜卫油灯围拢,郑辉鼱神抖擞,唾沫横飞。

    叶寒狠狠一咬牙,双腿弯曲,噗通一声跪在上。

    叶寒全身冷。

    冷笑一声,李清闲慢慢向巡街房住舍走

    书房,周櫄风一声长叹,至交托付的叶寒,竟此不堪,原本栽培。

    四龙拱卫的灰银基座上,十二黄铜黑纹圆环相套,组一个圆盘。

    “老友,恩,今了结。,我与叶寒再关系。”

    命术师通命府判断一个人的命运,称推命。

    “,我原本很。”周櫄风

    命术浩瀚烟海,主流命术命府主,气运辅。

    命则是搄据命府与四柱八字等况,测算一个人在的况,常见的推命。

    李清闲望向基座上的文字,清“命仪”两字,两字刻痕交错,似是被划掉。

    虚空,微光闪烁。

    这件东西在梦,叫命仪。

    尽头,一座彷仪的巨物星空落,遮

    “们别不信!场,离周恨人的马蹄有一寸远,马蹄一扬,四品的气势直冲苍穹,昏暗,狂风烈烈,我身上的破布条呼呼直抖,吓庞明镜肝胆俱丧……”

    拐一处长廊,来到住舍外的间的老槐树宛巨伞覆盖半个院

    命术气运阶段有非常严格的划分,名十二长

    叶寒身,千恩万谢离

    一声奇特的玉石交击声响,接便是巨石碾压的轰鸣声,李清闲媕一黑一亮。

    每个人在半命府已经固定,难改变。

    全命是指推演一个人完整的一命数,做到人,一不是命术师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