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作者永恒之火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广告拦截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    两人不是……父亲的关系吧?

    许久,稚嫩纤细的声音响:“字筋龙,字骨山,周伯伯比更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我。”李清闲

    “人,别客气,坐。”李清闲喧宾夺主。

    此人一直默默闻,直至一,在四品青云试上凭借一柄青雷古剑,连败三十七位魔门四品,断了魔门晋升正四品的路,断青云的封号,名气震。

    周櫄风继续书写,周恨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三个货太社牛,一个嘴叭叭完,一个掌握捧跟神技,一个满嘴食物堵不住嘴,是不努努力,銟不上话。

    太竟特举办宴轻皇室宗亲全部参与,未婚的皇龙孙铆足了力气打扮

    “记了,久仰名。”李清闲立到这传奇

    “位圣吕仁,是幼妃的首席师兄,幼妃此次来京,师兄报仇。”

    周櫄风继续:“吕仁重伤,至今偶尔昏厥,一直留在城外青霄观治疗,观内有霄派阵,外加临近京城,魔门不敢轻举妄。幼妃送他返回霄派,魔门势必不善罢甘休。我们准备将计计,找一人假扮吕仁,引蛇洞,聚,再暗度陈仓,送吕仁回霄派。”

    李清闲脸一黑,:“周叔,有外人在,给我点。”

    周櫄风冷哼一声:“狗爬的字?了我的名声,不识字。”

    周櫄风不答话,将笔头放入群山泛舟青瓷笔洗腕一晃,文气轻荡,提干干净净的毛笔,置放在七曲蛇身铜笔架上。

    “霄派本代圣。”周櫄风抬媕

    骂满庭皇龙孙羞愧逃离。

    皇龙孙们暗搓搓打听,有指婚的思,结果太一干皇龙孙:“们这脑满肠肥的腌臜物,配惦记我们幼妃?”

    李清闲越越觉周櫄风慈眉善目,岳父姿。

    李清闲听到

    周櫄风:“我们原来选的人是……告诉妨,是叶寒。幼妃查他略有劣迹,怕此人口风不紧,坏了,需换一个人。假扮需条件苛刻,比入品,有真元,这保证像重伤的吕仁,不被魔功觉察。比身形与吕仁相彷,比气息纯一。的是,身清白,有勇有谋,有胆识,有头脑,不外,很暴露。”

    宴,太见到姜幼妃竟喜欢的不了,拉坐在凤椅上,个位置,连皇七公主坐

    此类我。

    “这荒废。”周櫄风笑容掬。

    “幼妃不是外人。”

    姜幼妃俏轻点,乖巧人。

    李清闲周櫄风,姜幼妃的侧脸,反复了几个来回,两人似乎有一点点像,脑古怪的法。

    四品青云试入京,容颜绝世,艳压全城。

    周櫄风盯李清闲。

    李清闲两臂搭在扶上,:“有这回像是被魔门打伤的,进倾城仙山,吧?”

    “介绍介绍?”李清闲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周恨望了望窗外,尴尬。

    “忠义双,更胜仙姿佚貌。”李清闲竖拇指,诚夸赞。

    “让我引蛇?”李清闲警惕。

    “周叔,您有间教教我书法吧,侄儿不了您的名声。”李清闲厚脸皮

    周恨望来,这哪儿来的勇气这脸?

    姜幼妃一是站立听

    入住青霄观,各势力拜访,提亲的队伍南城门一直排到青霄观门口,者赞倾城仙

    周櫄风:“霄派圣受伤的应该听吧?”

    姜幼妃彷若未闻。

    周櫄风了一媕,:“找来有正。”

    姜幼妃亭亭玉立在桌边,细细的周櫄风的字帖,慢慢品鉴。

    武王赵龙鼓的一句评价,哄传

    李清闲叹了口气,这跟甲九房简直别。

    屋静悄悄。

    李清闲扫视房间,上捏一块花酥,咬了一口,拉张椅懒洋洋坐上。

    似是清风吹,少纸页的轻轻一抖,嘴角似是似错觉。

    三个典型社恐,气氛尴尬脚指头在上抠个池养泥鳅。

    周櫄风理李清闲,像姜幼妃,微笑:“与这不熟,我替?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