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满峰下,亭台楼阁依山而建,连绵成片,宛如小城。

    陶丰年亲自带着江月白走进杂役堂,里面人满为患,全都是跟江月白一样半大的小童,吵吵嚷嚷的举着杂役令牌要报备登记。

    五个管事弟子忙得焦头烂额,喊得声嘶力竭。

    “不要急也不要挤,今日一定给你们都登记上。”

    江月白眨眨眼,没想到最后一日竟会有这么多人来登记报备,难道他们都是今天才突破到练气一层的?

    江月白踮着脚环视一圈,其中一些小童她还有印象,都是五灵根的资质,只有少数几个四灵根,且全是杂役弟子。

    看来一月之期的限制,还是能逼迫大家奋进的。

    一个眼熟的女童映入眼帘,长得黝黑,江月白也不知道名字,当时登仙阶上在她后面,所以很有印象。

    她明明是三灵根资质,还是外门弟子,怎么也最后一天才突破?

    江月白的注视引起女童注意,四目相对,女童快速移开目光拨弄了下刘海。

    江月白心下了然,她肯定是跟自己一样,在藏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陶老吗?您到杂役堂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年长的八字胡管事看到陶丰年,殷切的迎上来,他虽然是杂役堂管事,但腰间挂的依旧是杂役令牌。

    陶丰年面色平静,揉了下江月白头顶,“给我这学徒登记报备,这是胡老八胡管事,跟爷爷有几分交情,叫胡师兄。”

    江月白乖巧颔首,“胡师兄。”

    胡老八打量江月白一番,眼角有几分抽搐,陶丰年一个灵耕师,要带也应该带个资质好点的学徒。

    小姑娘看着是灵秀,可最后一日才突破练气一层,能好到哪去?

    “小师妹灵动可爱,一看就是可造之材,筑基结丹指日可待,陶老好眼光啊,令牌给我,我这就给小师妹登记。”

    胡老八呵呵笑着,江月白双手递上杂役令牌。

    陶丰年低头看向江月白,江月白挤眉弄眼悄声道:“爷爷不必担心,说好听的话我比他在行,不会被人夸几句就得意忘形的。”

    陶丰年摸了摸鼻子,这些日子江月白天天奉承他夸赞他,走个路都能说他龙行虎步老当益壮,学得那点成语全用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说时还睁着清澈大眼,格外真诚,搞得他最近颇有种想要唱曲儿的冲动。

    令牌很快换好,上面多了江月白的名字,陶丰年跟胡老八还有事说,屋内吵嚷,便让江月白先到外面等待。

    院外树下,江月白信步绕圈,嘴中念念有词,背诵道经。

    甫一抬头,看到一月未见的洪涛沉着脸走进院中,身后还跟着两个杂役,弯腰低头,汇报什么。

    江月白眼眸弯起,没敢打扰只静静看着,她后来才知道,洪涛也是练气圆满修士,她应该叫洪师兄。

    洪涛心有所感,抬头看来,目光下垂落在她腰间令牌上,定定看了片刻。

    江月白心中一缩,在洪涛眼中看到一抹失望,她嘴巴张开正欲说话,洪涛却是径直走开。

    江月白眼神逐渐暗淡,捏紧衣角。

    “你若想告诉他便去吧,洪涛是个可信赖之人。”

    陶丰年走出来,正好看到刚才那一幕。

    江月白摇头,“少年天才如方仲永,不努力一样沦为庸才,您教过我,修仙路长,天资只能决定起点,决定不了高度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您放心,总有一天,我会让所有人仰头看我,而不是低头扫视。”

    陶丰年心疼的揉揉江月白头顶,也不知自己当初让她藏是对是错,总觉得委屈了她。

    可冒着生命危险,去赌内门元婴真君能看到她的天资,收她为徒庇佑她又太过缥缈。

    她两日一夜突破说明根值很高,很有可能达九,十便是天生灵体,九在灵根中就是满。

    这点资质或许那些单灵根双灵根修士看不上,可天衍宗多得是因为资质困顿不前的人。

    夺舍之事有伤天和又如何,为了活,为了继续走下去,总有人会去冒险,就连他都有过一瞬间动心,这就是他最大的担忧。

    但他也知道,今日之后,这个小丫头必定绽放光彩再也藏不住,他能做的,只有多教她本事。

    “走,去藏书院吧。”

    天衍宗三十六峰以天罡三十六星命名,天满峰作为其中之一,汇集统管杂役的杂役堂,和供应杂役和外门弟子饮食的食肆于峰下。

    处理宗门对外事务的外务堂,和处理内部事务的内务堂于峰腰。

    外门藏书院和每日讲法教学的讲法堂在峰顶。

    陶丰年带着江月白去了趟内务堂,为她引荐一位相熟的师姐,简单介绍领取宗门任务事宜。

    江月白此刻是陶丰年的学徒,三年内没有强制任务,她若是缺贡献点,可以自己前来领取,这点没有限制。

    内门任务分为甲乙丙丁四等,其中丁等任务最为驳杂,小到打扫金丹真人洞府,大到外出讨伐妖精鬼怪,不胜枚举。

    甲等任务此时只有三个,高挂在内务堂正堂中央,江月白一眼便看到其中一个。

    【云国青州临安郡旱魃为祸已余三载,古泉真人将前往讨伐,需五名筑基弟子助阵,奖励五万贡献点】

    【注:此旱魃神出鬼没,踪迹难寻,操控百僵,极难对付,各地门派折损人数过百,望诸位弟子谨慎】

    青州临安郡,不就是她家乡?

    所以那时候大家都说旱魃乱世导致大旱,是真的有旱魃?

    江月白正看着,一行五人踏入正堂,为首红衣女修身高八尺,孔武有力,竟比身后两个男修还高大。

    她长相一般,却自有一股孤峰傲立之势,身背剑匣,走上前去直接领了旱魃任务,带领四人风风火火的离开。

    “那是天巧峰苍火真君的亲传弟子虞秋池,金火双灵根,筑基后期修为,炼器好手,她身后那百宝匣中藏器三十六件各不相同,宗内筑基期战力榜第一人。”

    江月白心中蠢蠢欲动,很想亲手去灭了那旱魃为爹娘弟弟报仇,此刻也真心希望古泉真人和虞秋池师叔他们得胜而归,别再让旱魃祸害无辜之人。

    一路登高,远山近岭,迷迷茫茫。

    “符乃万法之源,盘古开天,道不可述,仓颉造字,道方有法门可循,洪荒龟甲文,上古云篆字,都是最接近大道的符,你等要学制符之法,先学龟甲云篆……”

    讲法堂外,清朗之声铿锵有力,抑扬顿挫的宣讲。

    江月白站在院外,看到大殿广场上坐满宗门弟子,大殿之内也有几十人。

    殿内弟子着蓝衣,乃是外门弟子,殿外弟子着灰衣,乃是杂役弟子,而上首授课的中年男修一袭白衣,是内门筑基师叔。

    江月白只听了几句便入迷,她最近也在学习龟甲文和云篆字,正有好多问题想要弄明白,便不由自主的走向院门,被陶丰年扯着后衣领拉回。

    “授课每日都有,取了讲学表下次再来,今日已经耽搁许久,再有半个时辰藏书院便要闭院。”

    江月白恋恋不舍,从前以为花溪谷已是广阔,此刻才发现谷外更加无边。

    她之渺小,在此无所遁形,天地之大,道法万千,她恨不能全都学到手。

    藏书院中九层高塔,多有外门弟子出入塔中。

    陶丰年告诉江月白,塔中一层书籍驳杂散乱,有地理游记,也有志怪奇谈,有修行心得,也有种地良方。

    “一层阅读无需贡献点,你以后可以常来,多看书增长见识,说不准能淘到些意外收获。”

    “二层都是炼气期的功法道法,九品到七品,还有些武技,兑换的贡献点各不相同,你此时有一次兑换九品功法的机会,想好兑换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陶丰年耐心的看着江月白,这一路过来,他大概跟江月白介绍了天衍宗内基础的九品功法,等着她自己选。

    江月白扫视里面一排排书架,书籍玉简不知有几万册,她能选的太多。

    思前想后,江月白道:“我年幼见识少,还请爷爷帮我选一部。”

    实际上陶丰年早有打算,只是不想剥夺江月白选择的权利,所以先行问她。

    她若有主意,便依着她,不过一部九品功法,选错了也不打紧,他自己贴补就是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选《五行轮转法》。”

    闻言,负责拓印玉简的藏书院老管事扫了江月白一眼道,“你确定要这部,这可不是什么功法,虽入九品之列,但其中都是零散的五行转换法门,不成体系,不可修炼。”

    没等陶丰年解释,江月白就道,“爷爷说要这部,那就要这部。”

    陶丰年到嘴边的话咽下去,这丫头随便说几句,就能叫他心中熨帖。

    老管事摇摇头,进去帮忙找《五行轮转法》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等便好,趁着还有时间,你先去一层转转。”

    江月白闻言一喜,撒丫子飞奔下楼,在就近的书架前翻看起来。

    拿起一本《五味杂集》,这是一位自称五味山人的散修游历云州各处写下的游记。

    “吾一生征战,为云国鞠躬尽瘁,奈何奸佞祸乱朝堂,逼吾相夫教子,实乃笑话!吾遂辞官游历。”

    “一路行来,观山河浩荡,天空地阔,顿感朝堂之小,半生勾心斗角似儿戏,与人斗不如与天斗,如此方才畅快,一朝有所悟,以武入大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贱丫头!竟然在这儿碰上你!”

    江月白正看得起劲,忽闻刺耳女声,阴影袭来,林岁晚气势汹汹冲到面前,劈手夺书。

章节目录

开局炸了神社,大佐当场狂飙!起点中文网 挽歌文学网 这个明星不加班最新章节 志怪缠身,能活到死就算胜利!免费阅读 书海之潮 诗意世界 文学之思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海之旅 碧落天刀风凌天下 综武:同福算卦,开局为雄霸批命txt下载 二周目,她们对我恶意满满起点中文网 豪门对照组绝不认输 二品阁 凤鸣江山刺最新章节 我在末世多子多福txt下载 神秘复苏:从凯撒大酒店开始精校版 都养猫了还谈啥恋爱txt下载 文娱:在下的刀子致郁全球免费阅读 霍格沃茨:遭了,我成伏地魔了免费阅读 四合院:陈雪茹帮我截胡秦淮茹最新章节 开局魅魔修女,我能编辑人设词条最新章节 一人之下,六道奇门全文阅读 从吞噬绑定罗峰开始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