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慢慢过去,随着太阳高升,众人的影子慢慢缩短。

    突然,地面传来轻微的震动,声音越来越清晰。

    众人皱眉,循声望去。

    这里可是神都,当年,一般也只有缇骑出动……

    庞明镜摇摇头,夜卫早就被废了。

    马蹄声减缓,一个又一个骑士从另一条街道转入户部街,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为首一人,头顶红缨盔,胸挂象首亮铜甲,腰缠红带,胯下黑马颈缠红绸。

    他身后,数十人皆衣衫着锦,缠红围赤,兵甲闪亮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衣衫破烂皮肤黝黑的壮汉握着马鞭指向李清闲:“清闲就在那里!”

    “驾!”为首的骑士再度加速。

    “驾!”缇骑紧跟。

    五十骑奔腾而来,宛如决堤洪水。

    庞明镜看到小巨人一样的周恨,面色剧变。

    神都司半年出缇骑,难道是为了李清闲?

    除非周春风疯了!

    四个夜卫士兵和驾车的马夫紧张地看着庞明镜。

    “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庞明镜咬牙道:“不准动,谁动军法处置!”

    缇骑袭来,马蹄声近,连邪派众人也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在相距十余丈的时候,其余骑士减速,但宛如铁塔的周恨却直直冲来。

    他脸上斜斜的巨大伤疤,似赤蛇扭动。

    “夜卫缇骑办事,不退即敌!”周恨高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退即敌!”所有骑士齐齐高喝。

    郑辉大喊:“救出李清闲。”

    庞明镜咬牙低声道:“妄动者斩!”

    嗒嗒嗒……

    周恨与黑马直至冲到近前,在撞到庞明镜护卫的一刹那,周恨勐地一拉缰绳,身体后仰,骏马高高抬起两只前蹄。

    咴……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马蹄落下,重重砸在不后退的护卫胸前。

    那护卫的上半身就如同被一拳砸中的面团一样,勐地塌陷,整个人倒飞出去,吐着血,砸向庞明镜。

    庞明镜迈步侧身躲开,那人重重摔在地上,口中汩汩冒血,死死盯着庞明镜,身体抽搐,两腿一蹬,没了气息。

    另外三个护卫连连后退,这可是周恨!他可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武修,甚至当了三年的守河人。

    “周恨,你竟然敢在户部街纵马杀人,我……”

    庞明镜话未说完,一条黑影掠过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马鞭闪过,一条猩红的血痕爬上庞明镜的面庞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庞明镜身为正七品武官,哪曾被人如此抽打,气得全身发抖。

    周恨坐在马上,居高临下俯视庞明镜。

    “谁给你的胆子,害我神都司的人!”

    庞明镜回过神,强忍疼痛,轻嘶一声道:“财司办事,就近找人,天经地义,就算周司正在,就算掌卫使在,也挑不出半点毛病!你当街抽打正七品夜卫同僚,才是胆大妄为,胆大妄为!”

    周恨皱了皱眉头,看向郑辉。

    郑辉皱眉坐在马上,不知道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证据!说我害神都司的人,拿出证据!可你们神都司的人当街践踏同僚、鞭打朝廷命官,铁证如山!”庞明镜双眼通红。

    周恨又望向李清闲。

    李清闲笑了笑,手臂夹着牛皮纸袋,向周恨一抱拳,道:“谢谢周恨大人驰援。至于财司陷害我的罪证,就在手里。”说着,拍了拍纸袋。

    众人齐齐望向李清闲。

    李清闲右手半举起纸袋,道:“这是庞大人给我的文书,但自始至终我都没有打开。我可以保证,这份文书绝对有问题。罗大人,你是户部的人,麻烦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庞明镜难以置信地望着李清闲,小小年纪怎么会如此机警,是谁暗中指使?

    罗井接过纸袋,一边快速翻看文书,一边道:“这个官印不对,是伪造的。夜卫财司的签押我见过几次,也是伪造的。这里面还有一些细处,问题不小。你若拿着这份文书进户部,怕是立刻下狱。”

    庞明镜厉声道:“李清闲,你竟然偷换文书,诬陷上官,死不足惜!”

    “庞明镜啊庞明镜,我看你真是湖涂了!这里是什么地方,这是户部街!户部街是什么地方?瞪大你的狗眼看看,五神注视!罗大人,有人在户部街栽赃,亵渎神灵,贵派是否查得出来?”李清闲的声音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罗井笑眯眯道:“若是真有人利用户部、利用吾神栽赃陷害,那就是渎神。庞明镜,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庞明镜张口结舌,一字不说。

    周恨极为满意地看了李清闲一眼,高居马上,问:“庞明镜,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

    庞明镜缓缓深呼吸,道:“兴许是哪个下属拿错了文书,回到财司之后,我一定查明。”

    李清闲却道:“当着五神凋像的面,你还敢撒谎,我觉得,有必要下神狱严审。”

    庞明镜身边的护卫身体一颤,连跟随周恨的夜卫都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“李清闲,我与你无冤无仇,你怎敢说出这等恶言!”庞明镜怒道。

    李清闲笑了笑,道:“庞大人说的是,你庞明镜能有什么坏心眼,只是想弄死我而已,我一个小小的夜卫士兵,凭什么敢跟你堂堂七品武修有冤有仇。哪怕今天你在户部街害死我,也只是一件小事,你什么都没错,我作为被害者,说句话,都是恶言。”

    郑辉和普通夜卫士兵望向庞明镜的目光,多出毫不掩饰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牙尖嘴利!”庞明镜道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四个人从户部侧门走出,望了望,快步赶过来。

    庞明镜余光看到来人,忍不住大声喊:“谢大人,是我,庞明镜,上次在冯侍郎的宴席上见过。你们户部的八品小官勾结夜卫士兵,陷害于我。”

    众人循声望去,就见一个年约五十余岁的男人走来,精神矍铄,脸上皱纹稀疏,一身绯色官袍,胸前的补子绣着一只振翅欲飞的白鹇,补子周边没有加缝金线。

    “谢大人。”罗井与其余户部人急忙向这个从五品的官员行礼。

    谢明向庞明镜与罗井点头,随后微笑道:“何人是李清闲?”

    “正是在下。”李清闲抱拳道。

    谢明仔细打量了一眼李清闲,目光掠过鹿鹤纹玉佩,道:“我家冯大人听说你来户部办事,特意让我来相迎。”

    李清闲微笑道:“多谢谢大人。不过我事情已经办完,正准备返回夜卫。”

    谢明点点头,站在原地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庞明镜如坠冰窟。

章节目录

浏览屋 从杀手开始的美漫人生最新章节 长宁将军蓬莱客 对陛下读心后发现他是恋爱脑 爱发微博的我,成了职业通天代 热血阅读 文艺之眼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灵 风云小说 不朽世家:从打造家族天骄开始最新章节 狐狸精没有好下场最新章节 北美枪侠警探最新章节 有着英灵殿的我可以穿梭万界百度百科 被高冷豹攻饲养了怎么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