巡街房房首何磊一脸络腮胡,和寻常武修越练越高大不同,他是个横着长的微胖壮汉,大腹便便,笑呵呵望向李清闲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一个健壮侍卫扛着一柄六尺长的蟠龙纹亮铜圆锤,锤头有人头那么大,比何磊还高一点。

    “启禀何房首,属下毫发未伤。”李清闲瞄了一眼何房首胸前正七品补子上的彪。

    何磊边走边笑,道:“好样的!早就看庞明镜那孙子不顺眼,整天皮里阳秋,做人不爽利。爪子伸到巡街房,就该剁掉!郑辉,你做的对,咱巡街房的人不能让外人欺负!不枉我总在周大人面前夸你们甲九房,回头给你们请功!”

    “多谢何房首!”郑辉大喜。

    走到李清闲面前,何磊拍拍李清闲的左臂,问:“病怎么样了?要是不舒坦,再休息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在户部街一激,身子反倒清爽很多。”李清闲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何磊道,“有什么事,直接找我,都是自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李清闲答应道。

    其余人羡慕地看着李清闲,各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行,你们聊,我还要忙公务。”何磊笑着辞别。

    何磊走了几步,不远处有人喊道:“李清闲在不在?那个最黑的是不是郑辉,你看到李清闲了吗?”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李清闲和郑辉等人望去,董英带着两个人,急匆匆冲过来。

    “董英,你什么意思?”郑辉见董英面色不善,想起早上的事,急忙护住李清闲。

    借着火光,董英看到李清闲,冲到面前,跪在地上,脑门对着石板路面砰砰砰连磕三个响头。

    董英顶着由红转紫的额头,呼哧带喘道:“救母之恩,没齿难忘!从今往后,你就是我们全家的恩人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,应该的,董教头不必客气。”李清闲笑着扶起瘦高的董英。

    半天不见,憔悴的像是老了十岁。

    周围一片寂静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房首何磊失笑道:“董教头,你平日里仗着拳脚功夫不错,这个不服那个不忿的,怎么给少年磕头?他怎么救的你母亲?”

    “啊?何房首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急,说说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董英平复情绪,就把早上与李清闲的事说了一遍,然后道:“我跑去宁生堂,母亲已经不省人事。大夫一见我是入品的,急忙命我用真元相助,配合他的针灸与汤药,才在鬼门关救回我娘。我怕娘身子骨撑不住,一直用真元维持,直到下黑大夫说没事了,才来道谢。李清闲,我服了,我信你懂命术。”

    “好小子!推命能推出包米饼子和宁生堂,不一般啊!”何磊双眼瞪亮,一边往回走,一边仔仔细细打量李清闲,不像刚才只是逢场作戏。

    “运气罢了。”李清闲微笑道。

    韩安博笑道:“要不是这两天咱们都在一起,真以为你提前去董教头家踩点。”

    董英喊道:“绝无可能!我跟你们说,这事最厉害的是什么。我娘原本想去另一家小药铺,后来疼得难受,半路上改道去大一点的宁生堂。我算过时间,我娘出门的时候,我刚遇到李清闲,他比我娘先一步知道去宁生堂,他绝对是命术高手!”

    “侥幸而已,我的命术不是次次都准。”李清闲谦虚笑道。

    “对我们董家来说,准一次就够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准一次就够了。李清闲厉害啊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称赞。

    何磊思忖片刻,走回来,揽着董英的肩膀,笑道:“董教头,这救命之恩,不能不谢。这样吧,等你老娘病养好了,你办场酒席,我也去凑个热闹。”

    “对!一定设宴答谢!”董英急忙点头。

    李清忙道:“举手之劳,何足挂齿。董教头真要谢,随便吃一顿便饭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!一定一设宴款待!就……红袖楼……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何磊在董英后脑拍了一巴掌,把董英打蒙了。

    何磊笑骂道:“你爹个腿的红袖楼,清闲这才多大,就带他去那种地方?要是被那帮狐狸精榨干,以后入不入品了?换一个!”

    众人哄笑。

    董英脸一红,轻咳道:“那去醉乡居,那里读书人多,算是风雅之地,我平时也舍不得去。你不能推辞,不然全夜卫的人都得戳我嵴梁骨。”

    李清闲似是有些遗憾,道:“既然董教头盛情,那我就却之不恭。不过,得一起请我们甲九的兄弟,他们也是帮了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一起请。”董英道。

    何磊看了看几人,把郑辉拉倒一旁,聊了几句,郑辉连连点头,不断感谢。

    “行了,大晚上的,快洗洗睡吧,明天还要巡街安民,都散了吧,散了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陆续离开,何磊找李清闲聊了好一会儿,定好过些日子一起去醉乡居,才满意离开。

    董英又来千恩万谢,才连夜回家。

    郑辉、韩安博、于平和李清闲四人慢悠悠向甲九房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猜何房首跟我说什么?”郑辉得意洋洋道。

    不等三人发问,郑辉忍不住自答:“他说码头那边不让咱们去了,让我安心留在万平街,以后万平街有什么事,找他!还说有机会给我们家大官找个缺,送进夜卫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要好好感谢何房首啊。”韩安博道。

    郑辉一把搂过李清闲的肩膀,笑呵呵道:“不用,得谢清闲。何房首挑明了,说是看在清闲的面子上,还让我以后多照顾清闲。”

    韩安博望着李清闲,欣慰一笑,道:“最难的时候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终于过去了。”李清闲轻声感慨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傍晚王大厨亲自送了八个桔子,我放屋里了,正好一人俩。”于平笑眯眯道。

    进了屋,郑辉一边脱烂布条,一边道:“清闲,你到底怎么说服那个罗大人?邪派的人可不好惹,比魔门都邪乎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他发现我出身‘量命宗’,找话跟我攀谈,正好跟先父和周大人都有交情,就顺手帮了我。”李清闲坐在床上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忙碌一整天,身心俱疲。

    郑辉还要开口,韩安博道:“都累了一天,早早擦身睡觉吧,有话明天说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快点睡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陆续外出打水擦身,李清闲一到,井边的人纷纷让开,有眼力见的立刻帮忙打水,一片其乐融融。

章节目录

掌中物(江河晚照) 我在田宗剑道成仙最新章节 在昧文学网 孤寐阁 时尚文学 温暖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小站 自由小说 愫暮文学网 媚色无双 裘斗最新章节 霍格沃茨:还说你不是黑巫师无防盗阅读 仙道长青:从黑虎妖开始一品久 昔年阁 当选苗疆村长,带头科学炼蛊txt下载 谈判专家:我真没想劝死人百度百科 路明非育成计划全文 我的游戏提示绝无问题免费阅读 长生从红楼开始全文阅读 我的武装女仆无弹窗 高武三国:自易命序列开始长生免费阅读 爱情公寓:女房客们请冷静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