穆少游带着李清闲的条件回返。

    六长老与八长老相互看了看,沉默着。

    他们原本的计划很简单,逼天势宗退缩,而后威胁李清闲。

    但,天势宗死保,那么过度的威胁反而会引发意外。

    万一李清闲直接使用立道山冠,或者直接卖掉,那天命宗的多年布局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掌门闭关前,曾经反复指出天命宗布局的一些重要环节。

    比如叶寒的强大,比如段天机的立道山冠,比如夺取镇妖塔。

    现在叶寒已经慢于原本的计划,若再失去立道山冠,后果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两人沉思片刻,继续传讯给其他长老,慢慢商谈。

    段天机对这些事全然没了兴趣,只是越发觉得,天势宗更像是自己心目中的天命宗,而天命宗的种种行径,越发像自己讨厌的门派。

    行动之前,喊得鼓声阵阵,但到了最后,雷声大雨点小。

    胡敬天几句话,击溃了两个长老的信心。

    前怕天势宗,后怕赵移山。

    是为无胆。

    面对李清闲的种种手段,天命宗拿不出任何有效策略,一步一步被牵着鼻子走。

    是为无谋。

    段天机有些茫然,离了掌门师尊,天命宗竟衰落成这个样子?

    是不是只要掌门师尊出关,天命宗就能一扫颓势?

    还是说,这些人,其实都是掌门师尊一手选出来的,他们只是小一号的掌门师尊,而掌门师尊,只是大一号的他们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段天机急忙收住念头。

    “不可对师尊不敬,或许,师尊他老人家,自有解决之法……但是……不择手段夺立道山冠,也是掌门师尊亲口下的令……”

    段天机再次陷入纠结之中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天命宗所剩不多的长老们唤醒大长老,聊了一阵后,商议出一个折中的方案。

    代价就是,大长老吐了一口血,再度昏迷。

    段天机得知后,心中越发忧虑。

    按理说,无论多重的伤势,以天命宗的藏丹,都可救治。

    比如赠送给李清闲的四种神丹,已经轮流给大长老服下,但效果甚微。

    许多人隐隐猜测,伤到大长老的,不是人间之力,而是天上伟力。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让大长老如此?

    天谴吗?

    是因为天命宗获罪于天?

    在段天机迷迷糊糊中,两位长老让其余弟子留在住舍,亲自前往李清闲住舍。

    李清闲没有时间等天命宗人,稳固修为后,立刻按部就班做事。

    先检查全身的力量,尤其是天魔莲座,避免出意外。

    然后学习上品的命术与势局。

    最后,进入天髓书院。

    眼前一黑一亮,李清闲微微眯起眼。

    天髓书院,再次变化。

    第一次进入天髓书院的时候,只是一间教室,一座学校。

    在诡镇的时候,虽然教室外出现许多大命术师的影子,但本质没有变化。

    那时候,萧神锋、陈星平与高玉照,都是孩子。

    直到离开诡镇之后,天髓书院第一次变化。

    天髓书院化作废墟。

    其他人消失,萧神锋与陈星平长大,高玉照故去。

    萧神锋与陈星平,已经成长为青年,稚气若有若无。

    现在,天髓书院出现第二次变化。

    清晨阳光照耀,清风吹散远方的白雾。

    远近皆青山。

    天髓书院旧址所在的小山,多出一座小型大殿,黑瓦青墙,地面铺就粗糙灰白石板,与周围的建筑围成一个小广场。

    附近几座小山头上,多出许多住处与修炼场。

    两个人影拾级而上,面露喜色,快步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渊海!”

    “渊海!”

    李清闲望去。

    萧神锋与陈星平的脸上,稚气尽数消失,一丝丝的风霜,刻在肌肤上,凝为淡皱纹。

    两人已经是中年。

    “渊海,你这小子,总喜欢一走了之,也不知道提前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李清闲道:“这些年,你们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两人目光微亮。

    “一切都很顺利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和星平的理念还是有分歧,但受你的影响,我们在命术修行一道,不仅没有分歧,反而合作愉快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们干脆招收弟子,以天髓山为中心,分为南宗与北宗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执掌北宗,星平执掌南宗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伱是真不知道开宗立派有多难。以前我孤家寡人,各大势力对我礼敬有加,可准备建立门派的时候,他们便犹犹豫豫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最后没办法,我们决定缓称王,广积粮。先放弃开宗立派,只在暗中偷偷发展,等必要时刻,再正式挂上宗派名,现在,我们还在想门派名……”

    李清闲一边听萧神锋诉说补全两人这些年的事情,一边在心中思忖。

    “天髓书院对普通命术师来说,是大秘密,但对高手和大宗派来说,几乎人尽皆知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周掌门和许多人聊过,他们言谈透露出,天髓书院只是一座书院和教室,他们在里面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进去,只学了很短时间就无法再进入。像周掌门那些大命术师,都学了很久,收获极大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他们从来没提及天髓书院的变化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来,是我满足了什么条件,或做了什么事,激发了天髓书院的变化……”

    “根据时间判断,极可能是诡镇的经历与诡势局,改变了一切……”

    等萧神锋讲述完一切后,陈星平微笑道:“我们俩总是谈起与你一起学习的日子,现在你回来了,我们继续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等不及了。”萧神锋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先重新学习与复习各自的《命学正义》,然后继续新的学习……”

    李清闲本以为学习过程会非常快,因为自己已经对势局全知全解,对命术基础知识也达到全知全解,只是对命术更精深的其他领域还需要进一步学习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修炼,必须要有取舍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的是,随着三人相互学习交流,碰撞出无数的火花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让《命学正义》和过去所学像是一片土地与麦种,现在,三个人正在收割麦穗。

    慢慢地,李清闲终于明白自己全知全解命学基础知识最恐怖的作用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