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他思索片刻后冷笑说道“放心,既然是难得的无上功法,不到生死关头他是不会展露的。”

    场间,众多黑影中,尤属人群中耀眼的金芒最为夺目,道道黑影的攻击携风而至,或是在一声金鸣之后,又或是在拳肉相击之时,黑影尽数被逼退,然后再次进攻。

    感受到头顶的危机,钟天齐手中西瓜刀用力一挥,一道炽烈的刀气如水中波纹般朝周围横扫而过,击退周围众人。另一手朝头顶托起,一面金色元气护盾以手掌为中心被其撑开,挡住了头顶锋利的刀刃。

    然而附着在钢刀上的元气太过雄厚,此刻更是消耗巨大,钟天齐支撑着身子的双腿竟隐隐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强行撑住,他能撑住,但不代表脚下的石砖也能,但听得脚下传来碎裂之声,双足更是嵌入地面少许,脸色变得越发苍白。

    头顶的力道依旧如千座大山般压顶而来,钟天齐再难支撑,哇的一声便喷出了一大口鲜血,洒落在石砖缝里,溅到前胸,湿了衣襟。

    “果然卑鄙无耻!”

    却是这时,角落里的夜风雨再次发声,看到方才钟天齐眼眸里的担忧,于是对他生出了一丝好感,加之方才钟天齐和宇文信的谈话,他已经看出来了,今夜之所以聚战于此,全是被那姓宇文的骗来的。

    实在看不下去宇文信的作风,夜风雨这才说了一句,却不料引来了他异样的目光。

    听得宇文信皱眉问道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他从下车开始,注意力就一直放在钟天齐身上,从未察觉到周围还有人在看,只因夜风雨身上没有丝毫元气波动,也许这就是强者眼中的蝼蚁吧!

    夜风雨虽然十八年来身居这破屋里,但他在父亲口中也听过不少江湖上的事情,心中也一直向往着那个地方,奈何能力有限,目光便一直止于破屋前后两条街,一直坚信这两条街范围内就是他的江湖。

    此刻听着宇文信的问题,却也没有在意他是否是修仙者,只傲然说道“你管我是谁,总之这两条街里的事我说了算,你们以多欺少就是卑鄙无耻,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