跑车在幽深的夜色下不停且飞快地朝前方行驶着,卷起些许灰尘,擦掉了一些长到路上的杂草叶片,没有人知道要驶向何方。

    车上两人的交谈还在继续!

    听着夜幽的问话,黎老神情变得极为凝重,说道“公子,现在这条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江湖,各大仙门已经派不少弟子前来明月市,估计明月市的江湖很快就会掀起滔天巨浪!”

    黎老顿了顿有些不安地问道“小少爷留在市里……真的没问题吗?”

    夜幽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把手枪不停擦拭着,好似尘封了多年,如今重现世间,必须要好好擦一擦,擦掉落在上面的灰尘,擦掉那些曾经留在上面的血渍。

    手枪很特别,虽是左轮模样,但枪身通体由精钢打造而成,枪管大若手臂,能够旋转的弹巢大小与其满是岁月痕迹的拳头不相上下,在他的把弄之下发出道道清脆的响声,奇怪的是并未见到一颗子弹。

    原本他神情满是懒散,听着黎老的话,眉头微皱,语气平淡地说道“这些人是冲着那本破书来的,我们如果不走,恐怕会殃及明月市里的无辜百姓,要是带上那臭小子,只怕会更加危险。”停顿片刻后说道“现在有麻烦的不是他,而是我们!”

    黎老转动方向盘,转过一个路口,盯着前方沉默不语,斜眼瞥了一眼夜幽手中的左轮手枪,想着十八年前的事情,心中不禁一阵唏嘘,苦笑说道“如今灭绝重现江湖,不知道会掀起怎样的血雨腥风!”

    夜幽戏谑哼了一声,说道“我也很想知道,谁会是第一个挨枪子的人!”

    黎老心中颇有些希冀,忽然说道“公子,我听说小少爷他们班要来一个新同学,不知道会不会跟这事情有关系,我怀疑那个新同学很可能是某个仙门的弟子!”

    夜幽叹了口气说道“不知道,希望事情不要太糟糕!”

    两人没有再说话,夜幽收起手枪,躺在座位上翻过身去,打算入睡。黎老也兀自开着车,驶向未知黑暗的远方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光大亮,夜风雨睁开朦胧的睡眼,看了一下屋里,出门随意擦了擦脸,没有看到门边的蛇皮袋,想是父亲早早便出去捡瓶子去了,又或许正在送着外卖,并未多想。

    如往常般背起书包出门上学去了!

    明月学府并不远,穿过两条街就能够看到一片校区坐落于街旁,其中有高楼耸立,甚是巍峨。

    “柳淑琴!”

    讲台上一个约莫十九岁,身着红色长裙,长发披肩的女子如是自我介绍道,语气很平淡,甚至有些冷漠。

    从这女子进门到现在,给众同学印象最深的,也就属她身上的红色长裙,以及她背上约莫一米长的红布包裹,没有人知道包裹里的东西是什么。

    尽管她只说了三个字,众人还是从她的表现中看出了她的性格。

    冷傲!

    无论从教室里任何角度看,没人能看到她的哪怕一个笑容,即便此时教室里欢迎的掌声很响亮,同学们表现得很热情,却似乎永远也不能融化她周身的寒冰。

    沈济有些尴尬,不想在这件事情上过多停留,急忙说道“那个……柳同学就暂时坐在夜风雨旁边吧!”

    沈济说着抬手朝教室的最后角落里示意了一下,柳淑琴扭头看去,不由微微皱眉,心中有些许诧异,她自诩从踏入教室的第一步开始便一直注意着整间教室的动静,然而此刻她才发现竟然遗漏了某个人。

    夜风雨对于多出来一个同桌这种事情本就不怎么乐意,此时更是表现得十分懒散毫不在意,只是一手搭在窗台上,一手拖着脸颊,偏头正看着窗外不知处,似乎窗外有什么东西吸引住了他。

    然而当柳淑琴顺着他的视线望去时,那个方向却什么都没有,有的只是一片湛蓝的天空,天空中有一朵孤云正缓缓飘着,不知道要飘向何方。

    柳淑琴朝那角落里走去,教室里安静了下来,有人遗憾于这么漂亮的新同学竟然不是自己的同桌,再望向身旁正用手抠着鼻孔的同桌,不由心生烦闷。

    有人嫉妒于这么漂亮的同学竟然被安排到那家伙旁边,简直是天鹅挤进蛤蟆洞,糟蹋了!

    但这是班主任的安排,这个班主任教学能力甚佳,历来一丝不苟,对学生也严厉非常,没有学生敢质疑他的决定,望着柳淑琴在那角落坐了下来,同学们心中便只剩下了叹息。

    夜风雨察觉到身旁多了个人,转头看向自己的同桌,看了一眼她背上的红布包裹,眉头却比方才柳淑琴皱的还深,他面上有些不悦有些厌恶,根本不在意柳淑琴有多漂亮貌美,首先他确定,那不能当饭吃,所以再漂亮都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在家庭情况极为堪忧的他的眼中,不能果腹的东西好像都没那么重要!

    他看了眼身旁已经坐下来的高冷美少女,沉默不语,随即继续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夜风雨在班上并不受人待见,毕竟没有考试就进来的人,家庭条件也不太乐观,学府还允诺了他一切学杂费全免,难免引人心生妒念,好在他平时的考试成绩将这些同学的嘴堵了起来,否则连学府都难以保证他的学业。

    刚入学那时,夜风雨便跟班主任要求了自己不需要同桌,沈济也欣然答应,但是对他不跟班上同学往来的性格实在无语得紧,谁叫他是学府的重点看护对象,要是因为自己的决定令他不悦,啥时候考试交个白卷自己便要承受校长的怒火,那真是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夜风雨有些无语,想到自己向来无忧无虑一个人自由自在的日子即将一去不复返,心中便又多了一些无奈和惋惜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继续今天的课程!”

    沈济看了一眼那个角落,两个沉默寡言冷漠如霜的同学坐到一起,他真的希望能擦出一些火花来,但是发现两人都没有打算搭理对方,心中不禁叹了口气,继续上课!

    “同学们把课本拿出来,翻到第一百二十页,大家可以看到,当今时代尚存六大仙门,分别是陨星门、风月谷、銮云宗、青阳派、万盛堂和清林苑,在这几大仙门之下各自设有一座高等学府,如果你们想要成为修仙者,那就好好学习,报考其中一所进去就能成为仙门子弟了!”

    沈济一手抬着名为《仙门》的课本,一手指着讲台上的电子白板对学生讲解,然而他话音刚落便有同学举手示意。

    他看着那名学生问道“李开,你有什么疑问?”

    那名叫李开的同学站起身问道“教习,这世上真的有神仙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沈济微愣,随即语气平淡说道“关于这类问题,只有修仙者清楚,如果你们想要了解更多,那就要考上六大学府,学府会解答你们所有的疑问,我在这里只能告诉你们,确实曾经有人即将成仙过,当然,那等境界已经不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所能触及的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有人成仙吗?”

    “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对啊,谁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沈济的话,教室里的学生们便再难抑制住激动,瞬间沸腾了起来,对那位即将成仙的修仙大能深感向往和崇敬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沈济轻咳了两声,教室安静了下来,思索片刻后说道“既如此,那我便告诉你们吧!”

    他说着走到门口处将门关上,回到讲台上看着台下像是嗷嗷待哺的鸟儿的学生们期待的表情,说道“不过,这些事情都不在教科书上,我说了之后你们出这扇门就给我忘掉,明白没有?”

    得到学生们肯定的答复,沈济才缓缓说道“这个事,还得从千年前开始说起……”

    柳淑琴神色一直如常,并未因这故事的离奇而有丝毫动容,反观夜风雨,似乎对这话题颇感兴趣,首次转头看向讲台上的沈济教习,神色默然聆听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且说那冷月神宫宫主是否已触及了仙界的门槛,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,也好在他并未成仙,否则神州大地都不知会面临怎样的浩劫,至少,他当年已经入魔了,六大掌门人联手替天下除去了这大害。”

    诸多学生出言问道“教习,那后来怎样了?”

    沈济回答道“后来,冷月神宫覆灭,就只留下六大门派了!”

    “那本《月上极仙录》呢?落到谁手里了?”

    沈济眉头微皱,忽然对这些问题有些不耐烦,但还是强忍回答道“关于《月上极仙录》的下落,至今仍杳无音讯!”

    忽然间,角落里的柳淑琴站了起来,似乎想要反驳一下沈济教习所说不妥之处,却见旁边夜风雨正希冀看着自己,好像这个闷油瓶也想听一些事情,于是她咬咬牙缓缓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冷傲如她,可不愿在这闷油瓶面前失态,想到自己被安排进这个班之前听到的嘱托,于是尽管心中再怎么不同意沈济的看法,她还是忍住了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教室里一片嘈杂,同学们抢着问问题,沈济忙得不可开交,根本没有注意到柳淑琴的举动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下课铃声响了起来,沈济登时精神大振,重重咳了两声,决然道“好了,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,走读生回家的路上注意安全!”

    同学们极不情愿地说了声“教习再见!”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明月学府对面的某条小吃街里,某个小吃摊位前,夜风雨朝摊位里喊道“刘叔,今天生意怎么样?”

    老板停下正忙碌的手,抬头看向摊前站着的客人,立时欣然笑道“哟,是风雨啊,今天的生意比昨天好很多了,这附近不知道为什么,忽然来了好多外乡人,那样子像是没吃过这东西似的,你猜怎么着?”

    夜风雨忽然咧嘴,看着刘叔希冀地道“您不会是……又坐地……”

    “风雨小兄弟此言差矣,什么叫‘又’?”刘叔转头四下望了望,发现没人注意到这个角落,低声有些得意地道“不多,就四块钱!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